向日葵视频app下载安装安卓版

两日后入夜,永福号已经进入洛州境内,明日一早就能到码头了。

舱里只有萧二郎几个。

石磊将门帘偷揭了一条缝,嘴里嘟嘟囔囔抱怨,“你们倒是放心,让姓元的在外头乘风纳凉。”

“不放心什么?那么宽的江,他还真能跳了水?”仲安摇着纸扇。在人前他还是不用,因为上面有他的名姓,避免落了有心人眼。

“那也说不准。你们忘了,墨哥那臭小子站在他那边。这帮子人不是还有条怪里怪气的小船?下了水,一点声音也没有,速度快得嗖就不见了。到时候,咱们怎么追去?”石磊并不是瞎操心,对那船也稀奇得不得了。

“那小船留在芦苇荡里了。”仲安说得很笃定。

“你怎么知道?”萧二郎看着矮桌上微弱的油灯,面部表情忽明忽暗。

“我偷偷问过老关,他跟我这么说的。我瞧他们中间只有老关还说得两句大实话,其他人就——”仲安见石磊似乎又要来气,就省了后半句,“而且,他们不把船留在那儿,还能怎么办。说是小船,也能坐上二十来号人,不可能藏在永福号上吧?少字”

“有没有打听到船是哪儿造的?”萧二郎不会让个人喜好影响到判断力。那个墨哥是阴险狡猾,但脚踩桨的船也确实非凡。

“这我也有问。不过老关他不知道,只知是墨哥东家买来的,因此要从墨哥那儿打听。只是我们如今闹得那么僵,两边各看不对眼,我实难开口。”仲安摇摇头,他江郎才尽,想不出办法。

“现在不用跟他啰嗦,等上了岸,把他们都逮回去,以走私货之罪治他们。一上刑具,看他们还能不能嘴硬。”石磊被墨紫压制得太多,一开口就要抓人问罪。

“硬石头,你行了吧”仲安合起扇子,往石磊脑袋上一打,“一天到晚要抓他们。也不想想,此次我们是奉密旨办差。什么叫密旨?不能惊动到那些先帝老臣,将人秘密押送进去。你一个抓一个拷,稍不留神,就让人报去了,还不引起轩然大*。还有,你别忘了,咱们萧将军的传家宝还在墨哥那里当抵押品呢。这气,咱们是受了,可必须受到底。到岸之后,他只要让我们顺利把人带走,我们就各握各的把柄,老死不相往来,再别重逢。”

纯白系阳光美女清凉着装让你清凉一夏

石磊气得直哼哼,磨着牙半天,呸了一声,“便宜那小子。老子就是不够心狠手辣,要不然手起刀落给他灭口。”

“石磊”萧二郎厉声责道,“你是战将,不是强盗。我们的剑只杀敌,不杀百姓,哪怕对方是宵小。”

石磊吧唧着嘴,“我就说说而已。”

“打听不出来也无妨。全国最大的造船场都由工部设立控制,而民间船场为数不多,规模小且受到当地官府严格监察。回去后,再从工部打听就是。”能造出那样的船,船工必定不俗,该有或大或小的声名。

“果然有你的,萧白羽。”仲安一想不错,“说起来,你名萧,字白羽,也不算骗了人。为何不同墨哥说呢?”

“骗也罢,不骗也罢,同这等人有何可说?”平生谁能让他滚?小子无理,他无话可说。

“要说也怪,从一开始,墨哥楞跟咱们不对,却和南德第一贪官意气相投。”仲安叹了叹,“亏我还挺欣赏他的,要是有缘,也不介意交他这个朋友。”

“什么意气相投?臭味相投还差不多。两人都是贪图钱财之人,而且狡猾得很,一张嘴把死人说活的厉害,自然相谈甚欢。我看,他们干脆结拜兄弟算了,就成一对狼狈为奸。”石磊一摔帘,火大不看。

“只怕墨哥不了解他真正的为人,今后还会被他再利用。”扇子摇起轻风,仲安闭目享受。

“识人不清,那是咎由自取。”萧二郎袍袖一挥,油灯灭了,和衣而躺。

舱外,没人在纳凉,只有臭鱼披着岑二的衣服靠着桅杆躲懒睡觉,老关水蛇各司其职,岑二在船后望风。

但别以为元澄逃了,他正在永福号后面甲板下的货舱里,肥虾刚给他敷了外伤药。

“丈夫,船上简陋,虽有一般的外伤药,只是灼伤和内在调理却无能为力。明日上岸后,最好请大夫好好诊治一番。”等元澄敷完药出来,墨紫对肥虾点点头,后者上去了。

元澄虽然仍披散着头发,但稍稍整理过,能见到惨不忍睹的五官。血染的囚衣早就换成干净的旧长衫,外部细小伤口的血在用了两天药之后,已经止了,脱臼过的双臂也慢慢恢复。可他咳嗽加重,带浓痰的杂音,腰部以上骨疼不已,背部烙伤太深,皮肤起泡出水,没有肥虾的药,一定会发炎。

墨紫认为,他肋骨可能断裂,又伤到了肺部,虽然外伤得到治疗,如果不及时医治内伤,性命仍有危险。

“墨哥,这几日多谢你了。”无论如何,元澄至少看起来比两日前好得多,“只是元某如今身不由己,上了岸能不能找大夫,要看萧将军的意思。”

“丈夫无须忧虑,我会尽量为丈夫争取。他们既然能不远千里潜入南德救丈夫出来,应该不希望任务未完成之前丈夫就遭遇不测吧。”萧二郎这行六人不过是听命行事,墨紫看得出来。听谁的命?除了坐龙椅的那一位,她想不出有别人。

“墨哥果然聪慧非常。暂时,他们不会想要元某的性命。”但此去凶多吉少,元澄心中明了。

“如今大求气势如虹,破玉陵后,是偃旗息鼓,还是乘胜追击,大周恐怕惶惶猜度而不得答案。玉陵本与三国相邻,大求与大周亦接壤,攻破玉陵后,大求和南德也成为邻国。想大求与南德的关系远不如与大周之间紧张,若两国合气,一起攻大周,大周即便兵强马壮,也会陷入战火之中,百姓必将遭难。”墨紫不关心国家大事,也不代表一无所知,“丈夫曾是南德举足轻重的人物,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然逢新帝而遭难,该知道的应是一点不少,比如说南德的兵力布防,入境秘道,国力国库……”

“墨哥不像是走私货的,倒像哪个朝廷的密使。”元澄笑了起来。

“哈哈,丈夫高抬我了,我就随便一说。”这人苦中作乐的精神,一向令墨紫佩服。

“元某说笑而已。”元澄轻咳,歇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墨哥莫忘了,元某与大周武姓有不共戴天之仇,即便我弃了南德,也不会向大周皇帝摇尾乞怜。死,不过是迟早的事。”

“丈夫说错了。”墨紫不同意。

“墨哥请说。”元澄虚心求教。

“蝼蚁尚且偷生。丈夫曾说你祖父和父亲是含冤受屈,如今有机会见到大周皇帝,为何不全力一争?未迎战就言败,我瞧丈夫这第一贪官之名多半是虚的。若能替元氏平冤昭雪,摇尾乞怜又何妨?南德既然弃你,你还需要忠于谁?当然是忠于你自己。”墨紫穿越时空而来,稍微激动一下,说话就惊世骇俗。

元澄没接话。他眼皮肿成两个小山包,眨没眨眼都看不太出来,因此不能确定是否在垂眸深思,也不确定他听不听得进去。

半晌,他伸手从衣襟里掏出两枚水净珠,放在桌上,“墨哥,这是元某答应的报酬。”

墨紫知道上一个话题已经探讨结束,识趣得将珠子收进自己手里,回答道,“多谢丈夫慷慨。”

“不必客气。对守信之人,元某亦守信。墨哥为元某所做一切,元某万分感激,更不能相欺。双珠奉上,明日上岸后分道扬镳,但愿后会有期。”元澄颤巍巍站起来,要上甲板去。

墨紫上前扶他,不计男女之嫌。

元澄也不避,避了反而不自然。

“丈夫,我可否再问你一句?”墨紫对元澄这人十分好奇。

“墨哥只管说。元某从未对一个人知无不言,今时今日,却可破一回例。”元澄踏上一步。

“南德官贪,自高而低,自大而小,几乎无两袖清风者。丈夫落难,为何不用银子打点,受了这么多罪?”第一贪官,应该知道留后路吧。

“我家产尽抄,珠玉记便是我最后一间铺子,已无余力打点。”元澄侧脸来看墨紫。头顶上的板已被推开,月光一缕,照得他黑发如雪。

“墨哥可知,南德最大的贪者是何人?”他又问。

不是你吗?墨紫想想,没说,只摇头表示不知道。

“是南德刚死没多久的老皇帝。”元澄又哑笑出声,不再要墨紫扶持,蹬上木梯而去。

墨紫自认不笨。垂死之时遇到一个裘三娘,算得上精明,她却能挺一口气将终生死契改为卖身活契。脖子挨刀时遇到一个萧二郎,算得上狠冷,她拿到银子还有抵押,准备变脸换装到他家去混混。元澄这人,她却看不懂。也许姜是老的辣。他官场混到第一首席,她一个搞现代造船技术的小兵船工,毕竟欠缺实际操作经验。

手不经意地握紧,水净珠冰爽的触感,她起不了半点贪意。

感谢大家的粉红。

有亲问到双更的问题,目前是每30票粉加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