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奶短视频app手机版

*** 此为防盗章, 订阅前文可破

“你们认识?”

“那肯定的啊!”一朵花笑道:“妙手空空也是我们后援会的成员呢!”

季玄一:“……”

妈的,这样一想, 难不成在论坛发帖子的那个人就是妙手空空?!

也是日了狗了。

季玄一心情复杂。

现在动手杀人一遍似乎也不太好?话为什么他遇到这个白的时候总是组队状态啊?

季玄一还没话呢,一朵花哈哈大笑道:“你知道吗!妙手空空那个白遇到你之后, 还咋咋呼呼地来我们这里分享情报,以为你是木玄一大大本人呢, 哈哈哈哈哈哈!”

季玄一抽了抽嘴角, 笑不出来。

一朵花笑了好半天,道:“他都不知道游戏里多少人取名相似的, 抓着一个人就当是木玄一大大, 怎么可能嘛……”

季玄一抬头去看妙手空空, 发现对方已经涨红了脸,根本不好意思抬头了。

粉嫩吊带睡衣萌妹子满脸胶原蛋白床上伸展写真图片

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从季玄一的仇人名单上逛过一圈了。

总之没有暴露就好。

季玄一看了一眼这个刷怪队, 八个人里, 有七个是女孩儿,就一个妙手空空是男的。

花看见季玄一的表情,:“后援团里还是女孩子居多啦, 不过你要是加入我们, 也有妙手空空作伴啊, 不会只有一个男生的!”

季玄一一脸冷漠:“不了,谢谢。”

一朵花还想什么, 溜怪比较轻松, 还能抽的出空话的弓箭手女孩儿道:“花, 人家不想加入就算了嘛, 这种事又不好勉强的!倒是那个季,你别干站着吃经验啊,快点帮忙!”

花闭嘴了,季玄一倒是想帮忙来着,看了一眼这乱七八糟毫无规律的刷怪节奏,迟疑了一下,竟然不知该从何下手,分析了半天,发现如果花和其他七个人不改变一下刷怪办法的话,连他也会被搅进这种费力的节奏里,和花一样累成狗的。

季玄一不耐地“啧”了一声,看着背对着花围成一圈的人道:“你们能换一下站位吗?聚拢到一个方向很难吗?这不是键盘网游,频繁换视角会头晕的。”

季玄一的气不太好,除了妙手空空闻言之后挪了位置之外,有几个人都不想理他。

倒是感觉自己快转成一个陀螺的花听到这句话后,迫不及待地开道:“对啊对啊,大家换一下站位吧,我转来转去的快吐了……”

女孩子们对视了一眼,这才有人开始挪动,不过还是有一个剑士道:“我要是去到花正面,就够不着怪的刷新点了啊。”

“够不着不会跑两步吗?”季玄一。

剑士不高兴了,:“跑两步不要时间的啊?刷怪当然是越快越好,浪费时间就是在浪费经验!”

季玄一扯了扯嘴角:“你也知道你在浪费经验啊?”

“队里的治疗需要不断地在站位散乱的你们中寻找血条最低的那个人进行治疗,因为频繁转换视角的原因,甚至有时候连技能都丢不准,导致有人血崩,血线无法稳定的情况下就需要你们进行走位规避怪的攻击,我问你,走位浪费时间吗?”

剑士一噎。

季玄一没看她,道:“妙手空空这种十二级的菜鸡在刷怪时,解决一只怪的时间只比你们这群十六七级的人慢两秒不到,就是因为他不走位,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和怪对砍了。”

“你是个剑士,因为职业设定而自带防御力,杀一个怪需要十三秒,里面有五秒都花在躲伤害上,多走两步是两秒,躲伤害是五秒,哪个更浪费时间你心里没数吗?”

那女孩子涨红了脸,好半天才不服气道:“那你怎么办!都听你的行了吧!”

季玄一面不改色:“行啊。”

剑士:“……”

你还真不客气啊!

但是话都已经出去了,女孩子脸皮薄,也不好意思反悔,收拾完手上的怪之后,就立刻脱离战斗,跑到一朵花身边,气呼呼地等着季玄一安排。

趁着另外几个人解决手上战斗的时候,季玄一抬眼观察了一下,差不多对这群人的水平心中有数了。

等到最后一个刺客解决掉手中的怪,跑来集合,终于解放了的花一个屁墩儿坐在了地上,把手中的法杖丢开一边,大声道:“终于可以休息了!累死我了!”

“我的妈呀!”一个法师妹子急忙把她的法杖捡了起来,塞回她手里,骂道:“武器都到处乱丢,你也不怕被刷掉了!心这么大呢!”

一朵花抱着法杖傻笑。

不过一朵花这一嗓子,也让大家意识到了对方的吃力,对于季玄一的安排也没有那么排斥了。

游戏官方应该也知道升级的困难,所以才特地设置了刷怪点,但是明晃晃摆出来又不太好,好像鼓励着玩家不去做任务一样,这才把刷怪点设置在偏僻的地方,能不能发现纯粹随缘了。

国外关于这个游戏的消息并不是像术士的后期设定一样,都可以被透露到国内来的,也没人知道还会有掉级惩罚这种事,大部分的玩家在新手镇冲级时眼里只有任务,也就把这块山里的刷怪点忽略了。

不过还是要归功于妙手空空的好运气,可能这就是传中的新手光环吧,这种白的运气总是会比老玩家的运气要好。

季玄一拿着自己的灰色品质法杖,在地上画了几个圈,然后按照职业顺序点名,让几个妹子和妙手空空站好。

七个人排列成一个均匀整齐的扇形,季玄一用法杖点着她们道:“法师,弓箭手,打那边距离远的,你们伤害高,可能会在怪刷新前出现空档期,所以那边还给你们预留了两个。”

“剑士,刺客,打那边距离近的,走过去引怪,再走回来,精英怪的反应很快,费不了多少时间。”

“一朵花,你就站在这里,按照顺序一个一个奶过来。”

一朵花眨了眨眼,声:“要是有人血崩怎么办?”

“哦,忘了,”季玄一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地道:“所有人都不要躲伤害,站桩输出。”

所有人都齐齐地看向他。

季玄一淡定对花道:“血崩的事情你不用管,你只管按照顺序丢技能,其他由我看着。”

一朵花愣愣地点头。

女孩子们交头接耳了一会儿,另一个玩剑士的女生举手提问道:“走位是有点浪费时间啦,但是现在趁着刷怪的时候练一下走位是不是对以后pvp有好处呢?”

季玄一看了她一眼,毫不客气地道:“你想太多了,pvp的手法不是打怪可以练出来的,固定的节奏只会方便别人看破你的套路而已,刷怪就刷怪,别想着同时做好两件事情。”

那个女孩儿吐了吐舌头,不话了。

季玄一很久没有这样指挥过别人了,看了一眼勉强愿意听话的女孩子们,还有程安静如鸡听他安排的妙手空空,开道:“开怪。”

法师和弓箭手第一时间拉到了怪,接着是动作迅速的刺客,移速比较慢的剑士则是最后把怪带回点上。

虽然季玄一的很有道理,但理论是一回事,实行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不敢掉以轻心的一朵花神贯注地在观察大家的血条。

刚开怪的时候,七个人的节奏并不统一,但是季玄一时不时控一下怪,手动调整节奏,没多久,一朵花便发现七个输出基本上变成了按顺序掉血,她只需要一个一个奶过去就行了,员的血都是稳的,简直不要太轻松。

只有等级较低的妙手空空还是和大家的节奏不同,不过有季玄一在,他的血线一样很稳。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差不多五分钟,一朵花发现季玄一的技能突然打歪了,没有控住妙手空空的目标,而是引到了远处的一个怪。

一朵花慌了一下,正要提醒他,却发现季玄一脸上的表情十分淡定。

一朵花一愣,就见那只怪气势汹汹地跑过来,然后被季玄一一顿殴打,甚至都没有影响到他帮妙手空空控怪。

一朵花沉默了一下,非常上道地把季玄一也算进了输出队伍里,挨个奶了过来。

季玄一的等级比妙手空空还低,而且还是个攻击力低到可以无视的辅助,杀怪慢得令人发指,但血线却比其他人稳得多,他的技能几乎部用在了妙手空空的目标身上,自己却是完依赖走位躲避伤害,仅有少数几次攻击能打到他的身上,很轻松就被奶起来了。

包括一朵花在内,所有人都忍不住偷偷看他,她们终于意识到,这个等级如同刚进游戏的白的家伙,好像不怎么白……

“啊?”戚秦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把手放下了,讪讪道:“你在做任务吗?”

季玄一“嗯”了一声,转身回屋子里去了。

戚秦跟了进去,道:“我帮你啊?”

“你快点升级就算是在帮忙了,”季玄一不耐烦地完,忽然停了下来,看向戚秦,道:“你们那个世界的设定是不是经常有什么密道暗格之类的机关?”

岂料戚秦一脸无辜地摇头:“没有啊。”

季玄一无语,只好摆了摆手道:“那行,这里没你的事了,升级去吧。”

戚秦不明所以,只好道:“那你要帮忙的时候叫我,我会看着通话频道的。”

季玄一翻看着哈曼夫人桌上的东西,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戚秦正准备离开,拿出羊皮纸之后却愣住了。

季玄一抽空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戚秦把羊皮纸展开给他看,迟疑道:“找不到任务了。”

季玄一一愣,拿着他的羊皮纸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对方的任务箭头果然消失了,而戚秦现在所做的普通任务,要寻找的npc也是哈曼夫人。

季玄一皱眉道:“刚才交任务的npc在这里吗?”

“你是刚才那个妇人吗?”戚秦也很奇怪:“刚才我进来时还在的,和你完话就不见了。”

为了避免某些剧情任务影响到npc的状态,导致因为一个玩家而另其他玩家卡关,在某些时候,游戏的设定是每个玩家看到的npc都是不同的,例如刚才还未组队时的季玄一和戚秦。

季玄一的哈曼夫人已经被强盗绑架,药圃里空无一人,但在戚秦的视角,哈曼夫人普通往常一样在药圃中走来走去,等待玩家的到来。

但是就在他们组队碰头之后,戚秦的视角似乎被迫与季玄一的视角重合了。

季玄一把戚秦的羊皮纸又扫了一遍,才在他的普通任务下看见一行字。

隐秘任务:[寻找哈曼夫人](协助)<没有任务指引>

季玄一:“……”

居然还有组队就被迫协助的设定吗?

季玄一直接解除了队伍,过了半晌,向一脸莫名的戚秦问道:“npc出现了吗?”

戚秦看了看外面的药圃,摇头。

季玄一打开戚秦的羊皮纸,协助任务果然还在。

季玄一脸色难看地道:“你下线重上一下。”

戚秦不敢有异议,立刻照办,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协助任务依旧在羊皮纸上。

季玄一的表情看上去很可怕。

虽然是好了要做绑定,但是真的要开始的话季玄一果然还是很难接受。

戚秦被季玄一的表情唬得战战兢兢了一会儿,还是鼓起勇气凑近了看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季玄一抬眼,正好瞧见戚秦黑漆漆的眼珠,里面还有他自己的倒影。

不知怎么的,季玄一突然就冷静了下来。

他重新把戚秦组回队里,低声道:“你那边的npc被我的任务同步了,我们得一起把这个任务完成才行。”

“同步?”戚秦没怎么听懂,反应了一下之后才惊讶地笑道:“我可以帮你了,是吗?”

季玄一看了他一眼,被他那张笑脸晃得心烦意乱,没有回答他,臭着一张脸回去翻笔记。

戚秦不知道季玄一又在因为什么生气,只好亦步亦趋地跟着对方。

季玄一道:“在我的任务里,你要交任务的npc哈曼夫人,被山里的强盗绑走了,我们得把她救出来,但守卫长昨天为了帮忙探路受了伤,现在的任务目标是先在哈曼夫人家里找到治疗药剂,给守卫长进行治疗。”

戚秦认真听着,点了点头。

季玄一直起身,扭头看他,不高兴道:“所以现在不要跟着我了,去房间里别的地方看看有没有机关什么的,药剂被哈曼夫人藏起来了。”

戚秦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去了房间另一边翻找起来。

季玄一心里憋屈,忍不住哼了一声,转身摸上桌上的笔记,草草翻了一通,却什么也没看进去,过了好半天,终于忍不住别别扭扭地开道:“喂,我是不是太凶了?”

戚秦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季玄一是在和自己话,忍不住笑道:“还好。”

季玄一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其实并没有多喜欢玩游戏吧?如果不愿意的话,不用勉强,绑定什么的,当我随便的吧。”

“这个游戏吗?其实挺有意思的,”戚秦抬头看了一眼季玄一的背影,笑道:“而且你随便也没有关系,我想帮你并不是因为那个承诺。”

“世上很少有人会那么好心,不求回报地去帮助一个陌生人,还是我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戚秦发自内心地认真道:“因为你是这样善良而乐于助人的一个人,所以我才想帮助你,和你做朋友。”

做朋友。

季玄一:“……哦。”

戚秦心翼翼地问道:“你不高兴吗?”

“呵呵,我高兴得很。”季玄一背对着戚秦,面无表情地道。

戚秦:“啊?我怎么……”没听出来呢?

不等戚秦完,季玄一率先开:“高中的时候,我打断了戚秦的一条腿。”

戚秦:“……?”

“哦,还有两颗后槽牙,”季玄一淡定地道:“找你做绑定也是因为我仇家遍天下,我把人家杀到散帮,杀到退服,见一次杀一次的名单里少也得有五十来个人,想在游戏里把我摁死的人多得数都数不清。”

“所以我不是什么好人,你也别对我抱太大的期望,帮你也只是因为一时脑抽而已。”季玄一满不在乎地:“知道这些还想帮我的话,就随你的便吧。”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过了一会儿,戚秦“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沉默片刻,季玄一嗤笑道:“嘁……傻子。”

但是心却慢慢平静下来了。

季玄一翻遍了整个书桌也找不到机关,干脆拉开座椅,仔细研究起哈曼夫人的笔记来。

这个游戏在剧情方面还算逼真,逻辑没什么漏洞,线索也都有用,不定能在笔记里找到用得上的地方。

戚秦在房间的另一头一寸一寸地敲墙面,试图找到空心的地方。

办法虽然傻,但不能它没用,就是叮叮咚咚的响,好不烦人,季玄一额头的青筋都快被他敲出来了,只得深呼吸,平心静气,努力把思绪放到笔记的内容上去。

哈曼夫人的笔记十分整齐,用于治疗的药剂,用来对敌的药剂,还有类似荧光药剂的特殊药剂,都分门别类一一排序,甚至做好了目录,季玄一心不在焉地翻着,眼睛瞟到对敌药剂中“诅咒”的那一栏。

[麻痹药剂]:蓝色,作用范围极广,有可能误伤到自身,感染红瓶草的轻微毒性时,可以避开此药剂的药效。

季玄一心中一动,还没抓住那丝灵感,身后便传来戚秦的声音:“我找到了!”

季玄一扭头,就见戚秦指着一面墙道:“这里是空心的。”

原来只是找到了暗格在哪里而已。

“哦,”季玄一不为所动地转过身,继续看笔记:“等你找到打开它的机关了再……”

“砰”地一声巨响,戚秦已经抡着他那把大剑,将墙壁破开了一个洞。

季玄一:“……”

见季玄一目光呆滞,戚秦后知后觉道:“这样不行吗?”

季玄一坐在椅子上,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他,沉默半晌,开道:“行。”

从某种程度上来,季玄一觉得戚秦这个人,比从前的他牛逼多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