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美女app

s:这里吐槽一下,最近不少章节很多人喜欢刷色孽梗,可是他们对色孽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色孽的教义是追求精神去放纵一切念头来获得足够的精神享受,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色孽欲,这样理解是很肤浅的,也显得很无聊。..cop> 湖中仙女神选冠军,格拉摩根伯爵莱恩马卡多的大婚典礼才刚刚过去两周,整个王国的国民还未从这次的世纪婚礼的喜庆气氛中脱离出来,两周之内,下至王国最偏远村庄的农奴,上至库罗纳的骑士王王宫,到处都在讨论着莱恩的大婚。

这一阵热度还未过去,从湖中仙女大教堂中又传出来一则神谕,彻底震动了整个布列塔尼亚王国,圣杯骑士们三五成群,举着金色鸢尾花军旗,将湖中仙女的神谕带给了凡人。

“女士神谕,黑暗侵袭,北方蛮夷鹰视狼顾,穷凶极恶,东方绿皮肆虐无度,其罪万诛,不死亡灵腐化大地,窃据国土,四敌环绕,为救万民于水火,御敌于国门之外,特旨允许布列塔尼亚诸公爵选拔义勇虔诚坚定之民,授予骑士头衔。”

湖神女巫莫吉安娜

这一条湖中仙女的神谕好似热锅滚油,彻底点燃了整个王国,从农奴、民再到骑士和有爵位在身的大贵族中间引爆了一场巨大的轰动,夜幕下,无数农奴们聚集在一起,疯狂地讨论着居然有农奴可以晋升骑士?这简直就是奇迹!

许多农奴痛哭流涕,他们没想到女士居然如此关注他们这些低贱之人,居然会愿意特旨允许低贱的自己晋升骑士之列,人们在下工之后聚集在破烂的酒馆里面,喝着廉价和发酸的大麦酒,吃着烤面包,大声地讨论着有哪些人有机会晋升成为骑士老爷,尤其是军士和游骑兵们,他们作为和骑士老爷相处时间最长的职业士兵和低级军官,成了香饽饽,每天他们所到之处都被农奴簇拥,所有人都在询问,要如何成为骑士?我还有机会么?

面对湖中仙女的神谕,布列塔尼亚的大贵族们一反常态地有些沉默,即使有些贵族反对也只是做做姿态,更多的还是不发表意见,当听到一年的名额仅有三个的时候,很多大贵族,尤其是那些保守的公爵们只是向莫吉安娜表示,也许一年一到两个比较合理。..cop> 诸公爵没有激烈反对的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年初北方的混沌入侵使得王国北方损失惨重,许多公国甚至出现了无法满编骑士的情况,农奴步兵团和军士、游骑兵也严重缺编。

莱恩抓住了这个绝佳的时机让湖中仙女抛出这个神谕,大贵族们都不会强烈反对,因为聪明的大贵族们都知道,这个神谕非常有利于他们补员和激励农奴的积极性,每年三个名额对于动摇贵族统治的可能性也不存在。

女神的神谕是从格拉摩根伯爵领内传出的,因此,就数这个地方的讨论最热闹。

时间进入初冬,伯爵领开始被冰雪笼罩,今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稍早几天,当太阳的光芒被乌云笼罩,当冬小麦被白雪覆盖,当树木枯萎,光秃秃的枝丫无力地伸向天空,当村庄陷入萧条和寂静中,当夜晚人们总是要裹紧衣服蜷缩在火堆旁烤火时,就连农奴们都会知道,冬天到了。

吉恩城镇之类比别处有更多的生机,即使在隆冬季节也可以见到不少居民在街道上行走,被石板铺好夯实的街道,行人来来往往,但是大多行色匆匆,因为没人愿意在这该死的天气下长时间待在外面。

街上有很多小商小贩在叫卖,他们部被严格n在街边店铺前的一点点位置,不允许占用行人的过道,但是这些小商贩们总是能奸诈地悄悄往路中间挤过去,兜售着自己的小商品,一旦有巡逻的队伍经过,他们又迅速退回到“安线”之后,商贩们每天和守卫们的“斗法”已经成了城镇中的惯例,居民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90后清纯少女随性外拍

城镇中最大的商品采购和贸易中心是位于伯爵城堡不远的“奥利弗商会”,来自帝国的商人奥利弗主持出售多种商品,每天来此贸易的各处商人络绎不绝。

下午五点,落日的余晖在甲骨文山脉后缓缓落下,又是一天的白天结束了,来自里昂纳赛公国的逃奴雷蒙身穿着一身价值不低的皮革衣服,尤其是外面裹着的舒适熊皮大衣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这位长戟营的正规长戟士兵独自一人在街道中穿梭,他棕色的头发上落了不少雪花。

这位来自里昂纳赛的逃奴现在已经是长戟营的正式士兵了,他今天刚刚经历了非常辛苦的训练,这比他在里昂纳赛时给骑士老爷服劳役还要辛苦。

但是在这里的待遇也好得多,至少饭是吃饱的,中午的时候他还品尝到了一碗浓浓的玉米肉汤,肉汤人人有份,汤里一人一根大骨头,雷蒙将骨头上的肉部啃了个干干净净,在骨头表面舔了一遍,还吸干了骨髓。

呼出一口寒气,年轻的长戟兵怀里揣着几个银币,他犹豫了一会儿,放弃朝着闹市走去,而是移步城镇内人少的地区。

现在,吉恩镇地价最贵的就是距离伯爵城堡不远的市中心冠军大道,那里盖满了密密麻麻的建筑,很多建筑被出租给商人和贵族们,还有就是不少游侠骑士也在那里安家,那里的房屋部都是石头瓦片建成,橡木结构,又漂亮又结实,是许多骑士和商人们趋之若鹜的地方,很多军士也梦想在那里买房。

距离市中心越远,房屋也就越新和越朴素,木头结构的房屋依然不少,不过据说很快就要继续扩建了,这座城镇已经扩建了两次,但是依然人满为患,扩建第三次的传言不绝于耳,也许过年之后就要开工。

走过了几个街道之后,雷蒙发现自己身处一排双层房屋的街道之中,这种街道一向是半居住半商业化的代表,路边行人很少,不少房屋房门紧闭,只有房内的火光和烟囱的黑烟说明这里住着人。

如果是这种街道的话雷蒙看了一圈,果然找到了一栋房子,这栋房子前面使用绞索挂着一个木制招牌,招牌上画着一头难看的像狗像熊的漫画,幸好底下有字。

“狗熊酒吧”。

在吉恩镇内,每个街道上几乎都会有酒吧,这种酒吧身兼旅店、饭店和零售店三种功能,这间狗熊酒吧看起来平平无奇,里面时不时传出人类的讲话声,酒吧的大门半掩着,也许店主痛苦于是打开店门让寒风吹入还是关上店门拒绝客人,最后不得不选择了这样一种半遮半掩的方式,欲拒还迎。

雷蒙不在乎,这里有啤酒和烤肉,这就足够了。

“咚”大门被轻轻推开,雷蒙走进了酒吧之内。

木头地上铺着厚厚的秸秆,动物油脂制成的蜡烛照亮着昏暗的酒吧内部,长长的吧台上有些油腻,至少一位侍者正使用着抹布用力地擦洗着吧台桌面,吧台的后面,一位老板娘正在倒酒,两排柜子上摆满了各种酒类,从最差劲的布列塔尼亚麦酒到帝国黑啤酒、基斯勒夫伏特加、蜂蜜酒和威士忌,来自温福特的劣质葡萄酒也占据了一个角落众所周知,莱恩伯爵的妻子苏莉亚夫人就是温福特公爵的嫡女,这个公国除了盛产优质葡萄酒以外也盛产劣质葡萄酒。

优质葡萄酒由贵族老爷饮用,劣质葡萄酒由下等平民饮用,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酒吧之内,长长的吧台上坐满了酒客,只剩下一两个位置,旁边有两条木桌,也坐了不少人,当雷蒙推开大门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们大多都是身穿黑色或者棕色斗篷,胡子邋遢的中年男人。

他身上的熊皮大衣和年轻的容貌和年轻的脸似乎和这个酒吧格格不入,但是就像雷蒙坚信的一样,这都不会阻碍他在这里畅饮一番。

“是伯爵的士兵!”

“他是我们的伯爵的长戟兵!”

“我听说过他们,这些长戟营的士兵都是好汉,他们曾经在里昂纳赛之战中正面对抗北方蛮族的混沌神选勇士!”

“好汉子!我达夫敬你一杯!”

酒吧内的酒客和酒鬼们很快就从雷蒙身上的徽章和军服上辨认出了他的身份,在格拉摩根伯爵领,伯爵的士兵总是受到尊敬和热捧,每个农奴都渴望家里出一个军士或者游骑兵,让家人获得民身份。

这就是雷蒙的自信,他对自己身份的自信,这种自信感让他迷醉,那是他原来在里昂纳赛当农奴时无法感受到的尊重。

“欢迎,伯爵的长戟兵先生,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老板娘本来低头倒酒和忙着点自己罐子里的硬币,见到雷蒙径直朝着吧台走来,老板娘连忙抬起头,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啤酒。”雷蒙在吧台前找了个凳子坐下,直接了当地说道。

“本地的麦酒还是别的什么?”老板娘似乎在试探着他。

“帝国黑啤。”雷蒙当然知道本地的麦酒是些什么玩意,那是不思进取,整天混日子的落魄农奴喝的,不是他喝的,他可是伯爵的士兵。

“一杯、一小桶?”老板娘知道这是个识货的,她接着说道。

“一小桶。”雷蒙将目光盯着放在橱柜中的啤酒桶,这种啤酒桶也许储存着七升的啤酒,他不知道里面掺了多少水,但是应该不会太多如果一家酒吧掺水太严重,不会有这么多客人。

“嗯哼?”老板娘看起来不到三十岁,长得还行,她摊开双手。

雷蒙递上了一枚银币。

这枚银币瞬间消失在了老板娘的衣袖里,老板娘点了二十枚铜币找给他,然后取出一个硕大的木头啤酒杯,接了满满一大杯的深褐色液体,然后放在雷蒙的面前:“还要什么么?先生?”

“先这样吧。”雷蒙接过啤酒杯,这种巨大的啤酒杯就是所谓的“一小桶”,差不多六百五十毫升,如果是“一杯”啤酒,那就是一个马克杯,大约一百五十到两百毫升。

来自帝国的黑啤酒泛着浓浓的香气,啤酒表面泛着泡沫,一口下去十分舒适,至少比本地那种发酸的大麦酒强多了。

一口下去,一大杯就喝掉了三分之一,雷蒙正想说什么,房门打开了,风雪卷入屋内,雷蒙皱着眉头,下意识地看向门口。

身穿绿色军士斗篷,锁子甲和华丽罩袍,身后背着大弓的身影在酒吧门口出现。

“哦,您好,贝特朗先生!什么风把你吹到我的小店里来了?”

“先来一杯帝国黑啤,玛蒂。”

“好的。”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