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草莓向日葵黄瓜丝瓜

♂? ,,

赫连沉枭来到地下健身房里。

盯着面前结实的沙袋,面色僵冷又肃迫。

绯红的薄唇崩了崩,下一瞬,他狠戾决绝的拳头,一下一下地砸上去….

赫连沉枭,我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

我喜欢的人,其实是完颜律。

这两句话,像世界上最恐怖的魔咒,在他脑海不断萦绕盘旋,让他身体里的每一处组织,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器官,都如被利刃狠狠割裂般的疼….

他多希望,她只是因为代孕真相一事,生他的气,才如此说。

但他清楚地看见,她眼底那一份严肃和认真。

说爱我,那就不应该逼迫我,束缚我,不是吗?

在他身边,真的那么痛苦么?

他该….怎么抉择?

粉色可爱少女粉嫩人体泳池清新甜美写真

*

这一天,容薏根本没睡。

她知道,这样对宝宝不好,但她没办法,躺着,不敢闭眼。

一闭眼,脑海里,是赫连沉枭悲伤又压抑离开的背影。

睁眼到天亮。

直到,女佣轻轻叩响了房门:“夫….夫人,醒了吗?”

唉,突然把容小姐喊成庄园的女主人,还不习惯呢。

容薏一惊,匆匆下床,打开门:“我醒了。还有,不要叫我夫人!”

女佣依旧恭声坚持:“夫人醒了就好,二爷说,让夫人洗漱完吃完早餐,再出去。”

“出去?”她不解。

“是的,到时候会有专人接应。”

容薏点头,“好,我知道了。”

快速洗漱完,穿好衣服,套了件黑色的厚外套,她便下楼,草草吃了早餐,然后在保镖们的随同下,坐上房车,往陌生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她心里忐忑不安。

赫连沉枭一晚上,想的结果是什么?

以他那霸道又偏执的性格,会轻而易举放她走吗?

一辆纯白色的私家车,稳稳跟在黑色房车后面….

车里,驾驶的人,是君子诺。

他叹口气:“二爷,二嫂又怎么了?看颓废的…..”

后座上。

男人亦是一夜未睡,紫色凤眸尽是红血丝,仿若被猩红的顶级红酒狠狠浸泡过….

但他面容干净,一身黑色西装,紫色领带,金色领结,冷峻邪肆的逼人。

“二爷,今天穿这么正式,该不是要跟二嫂求婚吧?”

赫连沉枭嘴角勾起一抹苦涩,他还真猜对了。

“子诺,问个问题。”

“二爷,说!”

男人垂下浓密的睫毛,眼底尽是暗色,“如果,她在我身边,只有痛苦,我再强行将她捆绑在我身边,是不是错误的做法?”

君子诺这次学乖了,“二爷,感情的事,千万别问我了,我不想出馊主意,搞砸了和二嫂,最后倒霉的还是我!”

“说,这次不怪。”

“我不说!”君子诺猛烈地摇头,他才不傻!

“我命令说!”

“…..”君子诺叹口气,“好吧,我不知道和二嫂又怎么了。但如果是我,一个女人对我没兴趣,我不会强迫,那样,都会不开心。只是….”

“只是什么?”赫连沉枭呼吸一紧。

难道,子诺还是同意他将她捆绑在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