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豌豆直播

*** 其实,青泠的连环计也不复杂,是完根据玛丽苏心理布置的。

第一步,杜绍桓这个俊美的未婚夫要与她相遇,然后对她“情根深种”,完满足杨紫潋的对自己美貌才华杀伤力的期待。

第二步,杜绍桓向未婚妻表达思念,送点礼物,写首情诗等等,让所有人都以为他爱慕于“未婚妻”,这时杜家几乎要去杨家商议婚事了。杨紫潋心中定然是偏向有龙气和气运的秦王的,对杜绍桓这样的美男子又是遗憾又因为要伤害他而有些内疚。杨紫潋会内疚的,因为她这种女人虽然自私知利、心胸狭窄,却只对痴心于她的美男子心软。

第三步,看好机会抓住杨紫潋和秦王约炮的时机,他们俩一个是修炼采补类功法欲念本就比常人重的需要龙气的女人,一个是尝过“名器”上瘾戒不掉的壮年男人,一定是需要常常偷情缓解的。他们只要及时控制住杨继业,带他去捉奸,这需要青泠的精神力的协助,以便拿捏时机。在捉奸当场,杜绍桓还要根据剧本演,让杨紫潋误认为他因为嫉妒而做这些,并且他的心被她伤了。

第四步的时机,却也是基本剧情赋予的。依照青泠对原著大体上的了解,七月时,中原一带终于平静下来,原著中之前是秦王捉了突厥间细,又胡萝卜加大棒的镇住了流民。原著在现在时,秦王运气更好,太子已经陷入征粮的大坑,太子兔子急了咬人,把世家、富商、权贵都“收刮”了一层,征集到粮草,太子却遭到朝臣们的共同弹劾。太子一派势力一蹶不振,这时秦王刚好出来捡便宜,接手了“赈灾”的事,粮草是太子已经征好了的。八月十五中秋节,宫宴虽然比较简朴,但高官众臣还都参加了。当时,皇帝想自己最得意的儿子老婆死了三年还单着,就一连给秦王指了一正两侧三位妃子。只要那边杨紫潋和秦王刚被捉了奸,杨继业刚把杨紫潋一顶轿从后门送去秦王府当侍妾,那边也堪堪就指婚下来,杨紫潋“守住秦王的床”都来不及,哪还有太多精力来报复杜绍桓?况且,她可能还以为杜绍桓是“被她伤害辜负者”,毕竟他是痴情美男子,她对女配是够狠,但是对爱慕于她的男人只是无耻,却不会记恨。

聪明的人做事,就是要把握人的心理和做事的时机,要卖了你还要你帮着数钱是最高境界,这种卖了杨紫潋却能免于她的报复只能算一般境界。

……

杜绍桓回京也有段时日了,可是他却一心放在其实事上,杜家本就在杜父掌家手低调处世,杜绍桓回府的事又因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灾情上,外头并不清楚杜二回京的事。

现在,杜绍桓却和父母亲提起杨家的事,居然要去拜访自己未来的老泰山杨大人。

李氏听了儿子对“天下第一美人”的未婚妻有些意动,不由得想起杨紫潋那近乎妖的美貌,心中难免心忧,可还是为儿子备下了礼品。

杜绍桓去杨家送礼走动,打扮得真如嫡仙公子一般。杨继业在正厅接待,准翁婿俩聊了起来,杨继业暗中考较他的学业,杜绍桓对答得体,杨继业十分满意。

萧夫人却是一直在“病中”不见外客。萧夫人虽为了自保消除杨紫潋的疑心,她不定时的要发作,发疯时还打发了好些自己的心腹,常常杨继业半夜中还要一脸不悦地出房来去书房睡。

光影清纯少女午后唯美动人艺术图片

可这一次萧夫人却也是真病,并且还很伤心,原来她怀孕两个多月暗中被杨紫潋下了药产。原本杨家今年会有个嫡出弟出生,杨紫潋毕竟是重生,记得清楚,她在修炼元牝功及幽会秦王百忙之中给萧夫人下了药。

这是外话。

杜绍桓未提要见杨紫潋的事,谨守君子之礼,婉拒了杨继业留饭起身告辞。

他正要出康宁侯府,却在杨家院子中看见打扮得如天仙一般的杨紫潋正和丫头们踢毽子,墨发雪肤,姿容之盛,绝代风华。

杜绍桓听她清脆动人的嬉笑声,不禁又想起那时她在幽兰居与秦王时的叫声。

正出神时,那毽子却突然往他怀中飞来,他怔忡接住。

忽见那绝色倾城的少女,白色儒裙翩然而起,她的脚步带着少女的天真活泼。

她一双美得动人心魄的眼睛好奇天真中带着一丝羞涩看着他,伸出一只费纤纤玉手。

“谢谢你捡到我的毽子,还给我吧。”她倾城一笑,那是足以令任何男子心头大动的微笑。

杜绍桓到底是正常少年男子,心也不禁受到一击,忽又想起这所谓天真少女在与秦王时的浪荡,却又觉得十分恶心做作。他不想看她微微转开头,忽又想:晴儿还真是神了。

他来杨府之前自然是和青泠商议好的,当时青泠还和他打个赌,让他不要留饭,也不主动去见杨紫潋,她打赌杨紫潋一定会设计与他“巧遇”并且展现自己的倾国倾城少女的魅力。

他愿意按她的做只不过是为兄弟之义、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为了她的意愿、也为了不娶一个和别的男人通奸的妻子。当时他还将信将疑,觉得也许杨紫潋既然真和秦王这么相爱,没必要再来招惹他。

却真没想到,林晴这人对杨紫潋心理把握得那么准确!

杜绍桓这时深觉得林晴的可怕,而杨紫潋明明淫荡无耻却又装天真无邪的做作女人很可悲。就算有那什么神秘的修真功夫又能怎么样?

一个一心遇到英俊的男人就想躺下打开双腿侍候的女人怎么可能玩得过林晴那种精通合纵连横之术真正的天下翻云覆雨之手呢?

杜绍桓再看那美得令天下男人疯狂的倾国倾城少女,一阵少年热血退却后只觉深深的空虚感。

红粉骷髅,不外如是。

他忽又想起林晴的嘱托,要怎么演这个戏,不然到时这个红粉的手段会给杜家造成伤害。

杜绍桓几番心思流转不过片刻,他那转开头不看杨紫潋以及脸上的一抹不自然之色被她理解成他被她的容貌所震憾而纯情害羞。

“公子?”

只见那如雪儿郎又忍不住看过来,这一看却是痴了。

还是她天真中带着一丝嗔意的嘻嘻一声笑打破了他的囧样。

他忙把手中的毽子送还,杨紫潋手接过时手指轻触了他的手,他似受惊了一般,俊颜斗然涨红。

“杨姐,在下……在下先告辞了。”

杨紫潋却笑道:“你怎知我是杨姐?”

杜绍桓又看了她一眼,:“在下……杜绍桓,我……世上除了杨大姐……没有哪个女子有这样的品貌。”

杜绍桓演得够了,终于依依不舍地告辞,杨紫潋嘴角擒着一丝得意的笑看他离开。

这时丫头们围上来,其中一个丫头道:“姐,我们再来踢吧。”

杨紫潋毫不在意地把毽子丢向那个丫头,淡淡道:“你们玩吧,我回房了。”

她还要炼功修仙呢,她现在才起步,哪有那么多时间和丫头们玩?

……

次日,杜绍桓又送了些礼物到杨府,杨继业还奇怪,他前一日刚送了礼,怎么今天又送?他让人打开一看是一些精巧的玩意儿,是适合少年女子把玩之物。

杨继业心中了然,笑着叫来管家,让他把这些礼物给大姐送去。

杨紫潋收到礼物后更加得意,她打开一个首饰盒子时,还在底层看到了一个信封。

其中写了一首赞美女子容貌及相思的抒情诗词,那字迹落拓风流,正是出自杜绍桓之手。

杨紫潋暗笑:谁如雪杜郎只给杨青泠写诗,从无婉约诗词的手迹流入闺阁或烟花之地?她不就是得到了吗?

杨紫潋人生称意,还是闭关在房中修炼,她的空间就是这点不好,不能长呆,现在有了龙气还好些,她每天能呆一个时辰左右。所以,她修炼内功时是在空间外,而修炼外功时反而去空间内,以防别人发现她的秘密。

她正要努力提高修为,将来能在空间里多呆些时候。

……

之后,杜绍桓又三天两后造访杨府,还曾留过饭,因为是定了亲的,杨继业对杜绍桓的人品才学容貌都十分满意,也就默许了他们见面。

杜绍桓和杨紫潋赏花、赏月、看星星、看月亮,谈诗词、谈艺术、谈人生、谈理想,真有神仙眷侣之感。

不过,杜绍桓曾经邀请杨紫潋出门玩,她却拒绝了,她虽然不聪明,但还是知道不能被秦王看到她和杜绍桓在一块儿,让他产生不悦影响吸龙气的大事。可以让所有人知道杜绍桓痴缠于她,但是决不能让秦王知道她有二心,反正她是无辜的,这是父母定下的亲事,她对于杜公子的爱慕是那样无奈。

杨紫潋每次与杜绍桓见面之后总有些感叹,这样的男子错过了多可惜,只可惜接近他时,她感觉不到一丝龙气。

她又接到秦王约她见面的信,收拾齐整出了门。

……

杨府后门。

一辆低调简朴的马车绝尘而去,不久之后,从街角转出两个衣着平凡相貌普通的人。

其中高个那个男子叹道:“还真走了。”

那个矮个男子笑道:“怎么,你吃醋了?”

高个男子摇了摇头,道:“倒不是吃醋,只是……近来我去接近她,她种种言谈举止均是对我有意,不想她转头就去幽会秦王了。若不是早看到了事实,真无法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女子。”

这两个男子正是易了容换了装的青泠和杜绍桓,他们俩有空就来杨府附近逛,因为青泠有精神力幅射,杨紫潋一出门她能感应到。

杜绍桓忽道:“事不宜迟,我进杨府去带出杨大人,你先去……踩点。”

青泠不禁笑道:“你急什么?”

杜绍桓忧心道:“若是我们一担搁去晚了……他们已经完事了……”

青泠不禁咯咯一笑,:“我怎么觉得你是在嫉妒?”

“我嫉妒什么?你不知我近些日子要应付那种自以为是只会发春的没脑子女人,我像是吃了蛆一样恶心。”他是真的受不了了,可是据她,他只有这要样应付下来,将来才能免除她的报复。

“谁你是因为杨紫潋嫉妒了?我是你嫉妒秦王作为一个男人在床上的让女人满足的能力,不然怎么就咒他们那么快就完事?”

“林晴!!”

青泠又道:“不忙找杨大人,我们再去看看吧。”

“不找杨大人去,我才不要再看那种画面!”

青泠不管他的不满,攥着他的手就往幽兰居的方向走。***